主角:月灵兮,凤落 寂雪歌是一位新生代网络作家,他的女频小说《凤谋天下:冷王的废后妻》,平常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,可谓是字字珠玑。而且艺术沾染力强,令人意味悠久。《凤谋天下:冷王的废后妻》简介:十年相助相守,她却被弃如敝屐,家破人亡,含恨而终。异国重生,她携手良婿,素手翻云,谋权谋利!笑她才德不佳?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才艺双绝!笑她愚不可及?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智谋天下!笑她夫婿无能?某王爷,揽妻入怀,“送个天下给你玩可好?”... 状况:已完结 时光:2020-12-01 13:49:26

凤陵下手干脆利落,第一次看见昭陵王的伸手,灵兮眼眸微眯,若是一切都没有产生,她还在西梁,还是西梁皇后,那凤陵一定是西梁最大的敌人,他向来深藏不露,今日动手却也留了几分,但就是剩下几分,也能在几名专业杀手中游刃有余。凤落就不如他那般轻松,但也没多吃力,手中的玉骨扇变得锐利无比,稍稍碰到就划开了一大口子,墨绿色的身影在黑衣人中左闪右躲,却不见狼狈。

至于竹幽。也许是因为她不是他们的目的,也因为黑衣人不屑跟她动手,所以她并没有危险,才干悄悄地靠近竹幽,袖中的针蓄势待发。

凤陵眼角的余光看到灵兮的动作,眉头微皱,但也没出声。

竹幽并不轻松,早在西梁,灵兮知道他并没有习武,至于在南曜,也没传出七王爷武艺超群的新闻,只是会些防身术,勉强自保,饶是如此,衣服也不慎被划了几刀。

“咝!”手中的银针飞出,正中咽喉,一名黑衣人看着自己错误倒下,眼中突显滔天怒火,扭头就看见灵兮,立马提刀劈了过去,那一瞬间,另外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小……”凤落的心字还未说出口,就看见那名黑衣人被月灵兮一脚踢飞,砸到了正要偷袭竹幽的人身上。

三人皆愣了下,很快反映过来,持续与杀手争斗。

另一艘画舫的女子都吓得花容失色,躲到了画舫里挤在一起,看着那边的厮杀,神色惨白。

月婉婷抬头,就看见刚才灵兮动手的那一幕,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

那个低微的庶女,什么时候习得武?

很快,凤陵的人就赶来了,有了他们参加,形势向一边倒了,凤陵的衣服有了些褶皱,想必凤落就好多了,凤落的手臂被划了一刀,见了血,竹幽反倒无事,趁着松口吻的空档,看向了一旁的灵兮,幽邃的眸中尽是怀疑。

初次会晤,她为何要频频出手帮自己?

“四嫂你没事吧?”凤落顾不上自己的伤,跑到灵兮身边,灵兮看着他关怀的眼光,点点头。

“兄弟们,撤。”黑衣人头子见形势不利,嘱咐手下退却,逝世伤大片,对他们来说,成果已经很惨重了。

“想走?卓冉,一个不留。”凤陵冷冷的声音让卓冉侧目,再看凤陵掩在袖中的手似乎有些颤抖,卓冉示意,下手更快更狠了。

鲜血染红了湖水,尸体横陈,血腥味浓厚,所幸镜心湖也只有晚上比拟热烈,白天经过的人并不多,而那些看到这边厮杀的人,都吓得赶紧绕道走了,月婉婷的画舫内,已经吓昏了不少人。

“王爷。”解决完最后一个,卓冉走到凤陵面前,凤陵朝他摆摆手,转而看向灵兮。

“你回去吗?”

灵兮看了竹幽一眼,见他没事,朝凤陵点点头,几人运气轻功飞向岸边。

凤陵的沉香马车上,灵兮与凤陵相对而坐,灵兮已经无数次劝告自己疏忽凤陵的眼光,奈何这厮就是不移开,终于忍不住要启齿,他却先说话了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没有质问,没有怀疑,没有敌意,就那样平庸地问一句,你是谁。

入夜,王府处处掌起了明灯,尤其是主院,凤陵居住的处所。灵兮的倾枫院便不同了,院中没什么活可做,灵兮便遣小婵早早去休息了,她也熄了灯,睡了下去。

夜半时分,一道黑影从倾枫院闪过,不惊动任何人,在夜中穿行,来到了尚书府,五小姐月灵兮从前住的处所。今日凤陵的话让灵兮也生出几分警戒,她今后要以这个身份活下去,就不能不知道她的过去。可是对月灵兮的认识也只在浅浅的几个字,空有皮囊,胸无点墨。可是关于她的父亲母亲,她的族人,后宅的是非,她才不会那么详细地去调查。

如今站在屋中,看着这陈腐破烂的四周,她又一次心疼那个可怜的女子。屋内几乎一览无遗,一张陈腐的雕花床,不大,还掉漆,上面有一床被褥,色彩暗淡,还有几处补丁,应是很久没人来扫除了,上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简陋的梳妆台,一个柜子,空无其他,再来,什么东西都没有,在黑暗中,她似乎透过这一切看到她曾经对着含混的镜子处置额头的伤口,在每一个冰凉的夜晚蜷缩在薄弱的被褥中,在一次次的欺侮中极力隐忍那些屈辱。

月灵兮,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过去,才干让即使成为王妃的你也要受人欺侮,你又该有多坚韧的心坎,才干在这龙潭虎穴中过了十年。

展开浏览全文

寂雪歌的这部作品《凤谋天下:冷王的废后妻》,构造紧凑、情节感人、形象鲜明,语言灵动,是一部优良的重生题材力作。